Τελευταία Νέα

這話猛地聽着很是肉麻,但深聽后就會發現它是多麼讓人暖心。

。 想了想,沈懷琳主動示好:「悠悠,之前學的什麼專業?」

「什,什麼專業?」

「誒?」

看着她一臉茫然的樣子,沈懷琳有些不明所以。

大學學的什麼專業,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?

於是沈懷琳換了個方式:「你大學是在哪個系的?」

大概也能猜出來是什麼專業。

結果——

「我,我沒上過大學……」

趙悠悠說完便垂下了頭,咬着唇,開始摳手指,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。

沒過兩秒,「啪嗒」,一滴眼淚落在了她的手上。

哭了?

頓時沈懷琳顯得比她更加的無措。

自己這啥也沒說,怎麼就哭了呢?

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?

「你這,你這……」

越着急越說不出來話,沈懷琳索性閉嘴,抽了兩張紙巾遞過去。

趙悠悠卻是沒有動,也不知是不想接,還是根本沒看到。

沈懷琳也懶得去想她什麼心思,直接將紙塞進了她的手裏。

「別哭了,先把眼淚擦擦吧,你不想說的話,我就不問了。」

說完低聲嘆了口氣。

有點兒突然了屬實是、

再一看其他人,表情大同小異,顯然對於這種不好好說話上來就哭的行為,也十分的不解。

而就在這時,霍悅榕突然沖了過來,先是看了看低頭無聲哭泣的趙悠悠,隨即視線在眾人面上掃過,最終停留在了沈懷琳的臉上。

毫不客氣的指責:「沈懷琳,你什麼意思?悠悠才剛回來你就這麼欺負她,正當她沒有靠山是不是?你有什麼不滿你沖着我來,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!」

一番責罵,沈懷琳一臉懵逼,全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從頭至尾自己就說了兩句話,掰開了揉碎了,這話也沒啥毛病。

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!

「姑姑,我不為自己辯解,我只想問問悠悠。」

她看向趙悠悠,目光沉沉,別有深意,「悠悠,我剛才只是詢問你學歷的事情,並沒有說任何過分的話,你為什麼要哭?」

「我,我沒上過大學,我以為你在嘲諷我……」趙悠悠帶着哭腔解釋道。

委委屈屈,柔弱的像是菟絲草。

霍悅榕一聽,更是來了精神:「你什麼意思,當眾羞辱她?明知道她沒上過大學,卻還要……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沈懷琳難得不客氣的打斷她的話,冷著臉,無比正色,「我並不知道她沒上過大學,甚至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的存在。試問在這種情況下,我怎麼會羞辱她?」

「你今天才知道你還有理了?」

沒想到霍悅榕不僅沒有消停,反而變本加厲。

瞪圓了眼睛,氣勢洶洶:「好歹她也是阿城的妹妹,是霍家的一份子,你竟然如此的漠不關心。看來你根本沒把霍家放在眼裏,是不是?」

沈懷琳:「……」

扣帽子的動作行雲流水,簡直就像是流水線工作。

她算是看出來了,霍悅榕擺明了就是故意找茬,明知道她是無辜的,卻還緊咬着不放。

至於趙悠悠……

不經意的瞥了一眼,剛巧看到她嘴角一閃而過的幸災樂禍。

哦,原本以為是朵小白花,沒想到竟然是杯茶。

受教了。

「既然姑姑這麼想,那我倒是有些好奇,你們對我的了解有多少?」

「什麼了解?」

「家世背景,身高學歷,興趣愛好等等等等。」

沈懷琳隨便羅列了一些出來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「不知這些,姑姑是不是已經了如指掌了?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肯定是這樣的,不然姑姑拿什麼理由譴責我呢,總不能只許州官放火吧,姑姑一看就不是那麼霸道的人。」

三兩句話就把霍悅榕架在了火上,無比煎熬。

她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了,彷彿失去了言語功能、

只能將求助的目光投向霍老夫人。

媽,幫幫我!

。 張柳道人也是一個會察言觀色的主。

見張玄面上流露出感興趣的神色,當即袖袍一揮,一道人影就從他袖袍之中,滾落而出,落在五彩霞光之上

只見此人身著一聲略顯破舊的黑色道袍,玉簪束髮,面容清秀,兩顆眼睛炯炯有神。

正是重生者王昊是也!

王昊狼狽的站了起來,心中雖然惱恨張柳道人的行為,不過也不敢表現出來。

現在他只不過是道基三重境的小蝦米罷了,要是惹惱了張柳道人這廝,那恐怕小命不保。

珞萌 此仇等他晉陞紫府境后再說!

王昊站定身軀,稍微觀察了一下四周,見是自己周圍是茫茫雲天,遠處一團團霞光綻放,而腳下則是一團五彩霞光。

當即,他心中就有數了。

現在,恐怕是在張家修士之中了。

「小輩,你口口聲聲嚷著要見天火符籙廠廠長,現在天火符籙廠廠長就站在你面前,有什麼話趕快說!」

張柳道人拂塵一擺,面色淡漠的說道。

區區一名道基三重境的修士,他根本就不放在眼中,要不是此人說有秘密要告知廠長,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。

「這?!」

王昊朝著張玄望去,見對方全身籠罩在一片五彩霞光之中,朦朦朧朧根本看不清。

他重生之前,可是聽說過,天火符籙廠廠長張玉,出行都是星光玉霧相隨,玉河星光為伴。

如今為什麼會突然變成五彩霞光了?

難道是重生之前,他道聽途說的消息有誤不成?!

畢竟,他重生之前,只有道基三重境,一直在努力賺取靈石苦修,這些『高階』修士的鬥法,他一概都不感興趣。

就連天渺峰,張王兩家論道法會這般盛大的事情,他也只是聽煉器廠一些工友提起過,這才知曉一鱗半爪的。

王昊面露疑惑之色,問道:「前輩真的是天火符籙廠廠長?!」

「貧道的確是天火符籙廠廠長,怎麼你不信!」

張玄面露淡淡微笑之色,說道:「不知你找貧道有何秘密相告?」

王昊猶豫了片刻,咬牙說道:「小子確實有一事要告知前輩,不過……」

說著,王昊的目光就望向張柳道人哪裡。

張玄見王昊這般神神秘秘,微微一笑,示意張柳道人退下。

「廠長,貧道告辭!」

張柳道人面色不變,拂塵往左臂一搭,便化作一道流光,消失不見了。

張玄見張柳道人離去,悄悄掐了一個法訣,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,沒入面前王昊的身軀之內。

而後,他才面色平靜地說道:「小道友現在可以說了吧。」

王昊面露哀求之色,說道:「前輩,小子這個秘密事關重大,危機前輩您的身家性命。」

「要想告知,需得十萬枚標準靈石,或者一張紫陽符才行……」

「十萬枚標準靈石,一張紫陽符,小道友你的胃口很大啊!」

張玄微微搖頭,說道:「還危機貧道的身家性命……」

見張玄露出不信之色,王昊但是就急了,說道:

「前輩,雖然您神通——星光玉河厲害無比,可對上我們王家王易廠長的神通——星光真火,那絕對……」

「神通——星光玉河?!」

張玄眉頭一挑,盯著王昊說道:「貧道根本不會這神通,需要在這胡言亂語!」

此刻,張玄已經對王昊,心中產生了一絲懷疑。

「不可能啊!」

王昊心中懷疑張玄是在框他,問道:「張玉前輩,您明明會星光玉河神通的,為什麼不承認呢?!」

「張玉?!」

張玄盯著王昊,眼睛微微眯起,似乎是在思索。

他此刻已經懷疑,面前的這個傢伙,是不是被人奪舍了。

否則,天火符籙廠早就換人的事情,他怎麼會不知道。

當然,看王昊這副熊樣,估計奪舍之人的修為,估計也高不到哪裡去。

張玄猜測,奪舍之人,頂多也就紫府境的修士。

這樣想著,張玄心中稍安。

「貧道乃是天火符籙廠張玄!」

張玄神識鎖定王昊,緩緩說道:「張玉世叔在征伐餘暉日星系之時,就已經陣亡了……」

「不可能啊!」

王昊突然大叫道:「這絕對不可能,天火符籙廠張玉,明明是被王易打死的,怎麼可能在征伐餘暉日星系就死亡呢……」

此刻,王昊已經懷疑自己重生十年前,根本就是一場騙局。

他越想,就越懷疑這一切都是假的。

「難道我的記憶,被高階修士篡改了,為什麼要對我開這種玩笑,回到十年之前,這到底是真是假啊……」

王昊的道心已經徹底崩潰,完全不顧自己的面前還有高階修士,大喊大叫。

「回到十年前?!」

張玄眼神微微一眯,一隻手伸出,蓋在了王昊的頭頂之上。

旋即,他又遲疑了。

他剛才利用一道法訣,放大了王昊心中的情緒之力,這才在短短的三言兩語之間,讓王昊情緒陷入崩潰,套出了王昊所謂的秘密。

不過,真的得到了這個秘密,張玄的心中,依舊有一股心驚肉跳的感覺。

回到十年前,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話,不過這其中代表的分量,估計連元神境、法象境的修士都不敢小覷。

「大機緣,亦有大恐怖啊!」

張玄心中,已經不敢對王昊進行搜魂了。

jacintomajor98這話猛地聽着很是肉麻,但深聽后就會發現它是多麼讓人暖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