Τελευταία Νέα

於錦雙只好溫柔細語的安慰,楚景淮知道,其實這個男人有時候倒像是個女孩子一樣,而且心有時候很軟是需要自己去安慰的。

「那好吧,有時間我會再過來,我不會讓那個李小姐知道的,這點你放心,那個女人才沒那個心情管這些,現在一心想著如何討好我呢,自從上一次的事情過後我已經沒有去過那裡了,但偶爾會送去東西。」

楚景淮對著於錦雙解釋了一番,他知道李小姐想盡辦法在討好他,現在他他還沒有那個心情去應付這李小姐,等到合適的時機他自然會去的。

「那你就趕緊去吧,該幹什麼幹什麼去,我在這裡等著你的消息,咱們兵分兩路一起想辦法儘快解決。」

在於錦雙的催促之下,楚景淮便離開了這兒,而於錦雙站在寢宮門口,看著他的背影離去,心裡若有所思,想到近來發生的事情,覺得有些事情自己是應該要好好的觀察一下,比如李小姐會不會有安排眼線在自己的身邊。

。 哥兒倆下了通天觀以後,直奔上次買糧食的那家糧油店奔來了。

那糧油店的夥計可真是眼光兒毒呀!一眼就把兩個人認出來了。

這店中的夥計立刻跑了過來,馬上換上了一張笑臉了。

「哎呦呵!我說二位貴客,今天又過來照顧我們這家小店了呀!

我說二位,你們今天打主意買點兒什麼東西呢?」

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。

「那你就用筆記一下吧!我們買的東西比較多,如果我們一下子給你報上來的話,這萬一一會兒你給忘了,那不就麻煩了嗎?」

店中的夥計聽了咧嘴一笑。

「我說二位尊客,這個事兒還是讓我們掌柜的來吧!

人家能寫會算的,我充其量是一個跑堂兒的。

你如果買一樣兩樣的東西的話,那這個事兒我還記得住。

你們如果買的樣數比較多了的話,那這個事兒非得我們掌柜的出頭不可呀。

這叫大人辦大事,小人辦小事。

你們既然是大客戶,那還是讓我們的掌柜的來接待你們吧。

我說掌柜的,今天咱們又來了大客戶了,人家要的東西比較多,你老人家還是過來記一記吧。」

掌柜的聽夥計這麼一說,連忙拿着算盤和紙筆走了過來。

掌柜的笑眯眯地說:「我說二位客官,你們打主意買點兒什麼呢?

咱們這小店裏貨可全呀!賣的東西也不貴,咱們這小店只是走一個量罷了。

掌柜的一見兩個人器宇軒昂,那還真不敢小瞧他們兩個呀。」

「夥計,既然來了大客戶了,那還不趕緊給人家倒杯茶喝嗎?

這樣的事兒,難道還需要我親自發說話嗎?」

店裏的夥計轉身倒茶去了。

掌柜的笑呵呵地說:「二位客人,你們要買點兒什麼東西呢?」

趙飛宇笑呵呵地說:「你給我們來上五百斤好小米,四百斤上好的大米,你再給我們來上兩千斤白面,香油給我們弄上二十斤吧!

花生弄上二百斤,另外再給我們弄上二白斤大豆,一百斤綠豆吧。

一會兒你們裝車,把這些東西給我們送到通天觀里去吧!

你給我們算算,這些東西一共得多少錢吧!」

那糧油店的掌柜的一聽人家買了這麼多的東西,可把他給高興壞了。

「那好吧,那我就給你們算算帳兒吧!」

掌柜的用算盤一摟,然後笑呵呵地說:「這些東西一共是紋銀五十四兩八錢銀子。

你們付款吧,付了款我好張羅著給你們裝車呀。」

趙飛宇打開了背後的包袱,拿出了五十五兩銀子來了。

「掌柜的,這是五十五兩銀子,你不用再給我找了,多出來的那點兒銀子,你給我點兒調料也就行了。

油鹽醬醋的你隨便兒給,只要給夠了我們的銀子數兒也就行了。」

那糧油店兒的掌柜的聽了咧嘴一笑。

「這個事兒你就放心吧,剩下的那些東西,我就給你們安排好了,花椒大料什麼的都缺不了你們的。

到時候你們就放心的吃去吧!」

趙飛宇把銀子包兒又背了起來,然後笑呵呵的說:「你現在就給我們裝貨吧!把貨物裝上車以後,我們哥倆也就放了心了。」

掌柜的聽了咧嘴一笑。

「我說二位客官,你們要的這點兒貨實在是太多了,小店裏恐怕一時難以將貨給你們湊齊的。

你們看明天我們將貨給你們送過去如何呢?」

趙飛宇聽了咧嘴一笑。

「如果你們明天送貨的話,去的時候你們一定要把稱給我帶上,到時候我們稱一稱貨,那我們也就放了心了。

到時候你們若缺斤短兩的話,別說到時候我們哥倆不依你呀。」

掌柜的聽了嘿嘿一笑。

日后你诉 「我說二位客官,你們倆就放心吧!我這買賣從來不缺斤短兩的,如果缺斤短兩坑害客戶的話,那我們這買賣還不得做砸了嗎?

我開的是買賣,講究的是童叟無欺,如果欺詐客戶的話。

那我這買賣也就沒辦法幹了,這一點兒你們就放心吧。

如果缺了你們一斤貨,到時候我給你們補上十斤。」

黑牛聽了嘿嘿一笑。

「我說掌柜的,只要你這樣說的話,那我們哥倆也就放了心了。

那你明天就把東西給我們送上通天觀去吧!

去了以後,你們當着我們通天觀里清風道童的面兒過一過斤稱兒也就行了,讓他們也知道知道,我們哥倆給觀里買了多少東西呀。」

「嗯,這個事兒我知道了,這個事兒你們就別管了,我會把一切都安排好的,到時候保准讓你們兩個人滿意的。」

趙飛宇和黑牛從糧食店兒走了出來,兩個人轉着轉兒買肉來了。

黑牛小聲的說:「我說兄弟,這兩次買糧買米,都是你付的錢,乾脆一會兒買肉的時侯,還是由我來付款吧。

這些銀子背在身上,還是挺沉重的。」

趙飛宇聽了微微一笑。

「那好吧!那一會兒那就由你來付款吧,這個事兒那我就不管了。

一會兒買肉的時侯,你多買上點兒,到時侯咱們讓觀里的幾個人吃個夠了。

自從咱們到了他們這通天觀里以後,這通天觀里的生活也大為改觀了。

如果不是這樣的話,說不定咱們哥倆早讓人家給轟走了呢。

由於咱們哥倆有這點好處,因此,咱們哥兒倆在觀里才待得安生呀。

咱們哥倆買肉回去以後,到時候咱們讓他們吃肉吃個夠吧。

說句實在的,這觀里的生活也夠清苦的了,平日裏他們也吃不上點兒什麼好東西的,說起來也真夠可憐的了。」

黑牛聽了趙飛宇的話點了點頭。

「嗯,你說的也許有一定的道理,一會兒買肉的時候,我就多買上他十兩銀子二十兩銀子的肉。

我讓他們把肉吃夠了,那他們也就心滿意足了。

我說兄弟,你看,那邊有一個賣肉的鋪子,咱們哥倆進去看看吧!

咱們今天訂上點兒肉,讓他們給咱們送到通天觀里去吧,那以後就沒了咱們哥兒倆的什麼事了。」

兩個人進了賣肉的鋪子以後,賣肉的老闆連忙跑了過來。

「我說二位客官,你們是買肉嗎?」

趙飛宇聽了一翻眼睛。

「不買肉能進你的肉鋪子嗎?我們哥倆進肉鋪子,當然是為了買肉來了。

我說夥計,你這裏的肉多少錢一斤呢?」

肉鋪的掌柜的一聽來了買賣了,那是連忙笑臉相迎呀。

「我說客官,你們如果要的肉少了的話,那就是一兩銀子八斤肉。

你們如果要的肉多了的話,那我還可以適當給你們便宜點兒。

我說二位客官,你們打主意要多少肉呢?」

黑牛聽瞭望着趙飛宇。

「我說兄弟,你看看咱們買多少肉好呢?」

趙飛宇聽了咧嘴一笑。

「我說夥計,我們從你這裏買一頭豬的肉,你看看給我們按多少錢一斤呢?」

「嗯,你們如果要一頭整豬肉的話,我看這樣吧!咱們就算一兩銀子九斤肉吧,你看這樣夠合理的了吧?

這豬大豬小你們都得要完了,不然的話,我是不會按這個價兒賣給你們的。」

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。

「那好吧,那我們就按剛才你說的辦吧。

一會兒把肉給我們稱好了以後,你把肉給我們送過去也就行了。」

「我說二位客官,你讓我把肉給你們送到哪裏去呢?」

「給我們送到通天觀里去,你看怎麼樣呀?」

「好,那咱們就這樣說定了。

今天你這份兒買賣,那我就做了。」

賣肉的跑到了鋪子的後邊,從裏邊扛出來了兩大片豬肉,這是新宰的豬呀!每一片肉都有一百多斤往上。

「我說二位客官,你們看這兩片豬怎麼樣呢?你們看這是多肥的膘兒呀!這肉買回去了一定好吃呀。」

趙飛宇見了咧嘴一笑。

「那就是它了,你現在就給我們過稱吧,過完了稱我們好給你付銀子呀。」

「嗯,那好吧!那我馬上給你們過秤,等過完了稱,咱們再說吧。」

肉鋪子裏的掌柜的找來了一桿大秤,然後又叫過來了兩個夥計,三個人把兩片肉稱了稱。

賣肉掌柜的笑呵呵地說:「這兩片肉一共是三百二十斤,一共合銀子是三十五兩五錢銀子。

既然是大客戶的話,那我就收你們三十五兩銀子得了,那五錢銀子我就不要了,我看你們還是趕緊付銀子吧。

你們付了銀子以後,我好把這些肉給你們送上山去呀。」

黑牛打開了自己背的包袱,取出了三十五兩銀子遞了過去。

「這是三十五兩銀子,我說掌柜的,你就仔細地看一看吧!

如果這些銀子沒有問題的話,那你就趕緊把肉給我們送上通天觀里去吧!」

掌柜的接過銀子仔細地看了又看,發現一點問題沒有,才笑眯眯地把銀子收了起來。

掌柜的對一個夥計說:「你把咱們的小獨輪車推過來,把這兩片肉放到車上,趕緊給人家推到通天觀里去吧!

今天能做這麼一個好買賣,那可真不錯呀。」

那個夥計聽了,立刻跑着推小車去了,兩個夥計把肉扔在了小推車上,一個夥計推著小推車直向通天觀的方向去了。

兩個人從肉鋪子退了出來,黑牛笑呵呵地說:「這買肉可真花得下錢去呀!就這麼一頭豬,就花去了咱們三十五兩銀子了。

看起來咱們帶在身上的這點兒錢,還真擱不住幾花呀。」

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。

「我說黑牛哥哥,你難道就沒有聽說過嗎,錢是王八蛋,花完了咱們再賺。

咱們哥倆練好了武藝,那還愁將來沒有錢花嗎?」

黑牛聽了呵呵一笑。

「我說兄弟,將來哥哥我就跟着你混了,你說怎麼樣?哥哥我就怎麼樣得了!

halleyculbert08於錦雙只好溫柔細語的安慰,楚景淮知道,其實這個男人有時候倒像是個女孩子一樣,而且心有時候很軟是需要自己去安慰的。